中国女子花样滑冰的困境陈露之后为何再无“陈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ngmeida.com/,花样滑冰

2月23日,在江陵冰上运动场,花样滑冰女单决赛,15岁的扎吉托娃和18岁的梅德韦杰娃上演了史诗般的对决,犹如20年前长野冬奥会上关颖珊和利平斯基的对决。最终15岁的扎吉托娃凭借之前短节目中的优势夺冠,梅德韦杰娃获得亚军。

在短节目中以最后一名身份幸运的晋级的中国小将李香凝在自由滑中得到101.97分,位列自由滑第20位,两套节目总分154.43分获得第22名。

对于第一次参赛的李香凝,基本上发挥了自己的水平。和上届李子君的第14名相比,中国女子花滑在本届冬奥会上算是又退步了。

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陈露获得中国花滑第一枚冬奥奖牌,四年之后的长野,她又一次获得冬奥铜牌。陈露将中国女子花滑推向了巅峰,此后20年却再无人能够企及。

陈露之后,无数个被誉为“小陈露”的潜力新星最终在历史长河中连个水漂都没留下。

本次代表中国参赛的李香凝,和排在前6名的选手有着巨大的差距,但她已经代表了目前中国女子花滑的最好水平。李香凝也是经过努力才为中国赢得了唯一的冬奥参赛名额。上届获得第14名的李子君因为积分相差较多,提前放弃。22岁的她从年龄上讲已经很难坚持到北京冬奥会,失去动力的她去年底已选择退役。

在女子花滑长期被欧美运动员主导的历史中,在06年和10年两届冬奥会上日韩运动员连续获得冠军,证明了陈露并非东方运动员成功的偶然。

都灵冬奥会上,荒川静香获得了日本乃至亚洲首枚冬奥会花样滑冰金牌。在开创了一个时代后,日本花滑人才辈出,安藤美姬、浅田真央、本乡理华先后成为世界顶尖花滑运动员。本次冬奥会,宫原知子和坂本花织分列第4和第6位,仍然保持在第一梯队,日本已经成为花滑的强国。

在足球这项集体运动上,20年前日本开始逐步实现对中国的逆袭,并远远将国足甩在身后。而花滑这项个人运动,几乎成为足球的翻版。

和中国长期实行举国体制不同,日本女子花滑运动员都是从小在私人培训机构和业余俱乐部训练,同时并不影响学业。注册运动员数倍于中国,选材非常广。即便无法成为职业运动员,不会影响到在教育体系的发展。

中国女子运动员在很早就要面临选择人生选择,成为专业运动员,放弃学业。在专业体制优胜劣汰的环境下,能够出成绩是极个别人,其他大多数半途夭折的基本上成了“文盲”。越来越多的家长不愿意孩子走专业道路,将赌注下在一条窄路上,选材面也就变得匮乏。

近些年在一线大城市,各种冰上业余俱乐部如雨后春笋,青少年练习花滑的人越来越多。但由于投入产出比极低,花销极大,早已成为富人家供孩子陶冶情操的兴趣爱好。

优渥的家庭环境让年轻一代专业运动员的吃苦精神和进取心和老一代运动员比大不如前,并经常因为自身原因频频更换教练。

李子君曾在世青赛获得第四名,有了不俗的技术储备。但在进入成年比赛后,却没有达到被期待的高度。

专业运动员选材面窄和训练吃苦精神不足造成了中国女子花滑多年成绩在低谷徘徊,四年之后的北京冬奥会,要想改变如今的现状,并不乐观。

作者 yabo1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